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互联网大病筹款这6年:水滴筹逆袭筹款额破300亿,中小平台奋力追赶

从 2014 年算起,中国的互联网大病筹款行业已经发展了 6 年,期间,行业巨变,格局几经重塑,目前已经形成了以水滴筹为龙头,多家平台竞相追赶的局面。

水滴筹逆袭

5 月 9 日,水滴筹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平台累计筹款额即将达到 300 亿,超过 9 亿笔捐款。简单计算,单笔捐款数超过 30 元。

水滴筹是前美团外卖全国负责人沈鹏离职后创立的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于 2016 年 7 月份上线,按照市场占有率,目前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平台。

水滴筹这个“后浪”能逆袭,以笔者长期观察,主要做对了以下三件事:

第一:水滴筹的杀手锏—— 0 服务费和筹款顾问。

在水滴筹上线之前,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普遍没有找到比较好的商业模式,绝大多数平台以筹款服务费为生,一般为2%,比如某患者成功筹款 10 万元,在提款时需要缴纳 2000 元的服务费。

后来,这种模式备受诟病,质疑者认为,发起筹款者都是收入较低,而且需要紧急救命钱的患者,平台从他们身上赚钱,有点不仗义。另外,捐款者的钱是捐给患者的,并不是捐给平台的,平台从中抽取服务费,伤了捐款者的心。

2016 年 7 月,创业之初就获得资本支持的沈鹏以“变革者”的角色杀入互联网大病筹款行业,一经上线就宣布 0 元服务费,水滴筹的想法很简单,不能赚病人的钱。

几乎同时,水滴筹很快发现很多大病患者因为文化程度和互联网水平较低等问题,不会操作发起筹款,水滴筹又首创了筹款顾问角色,让员工到线下,手把手辅导患者整理病历资料、手机发起筹款等,一下子拉近了和大病患者的距离。

就这样,经过短短一年多激烈角逐,水滴筹就在 2018 年初轻松实现了逆袭。

第二、持续获得资本支持。

水滴筹一上线就敢实行“ 0 服务费”,除了受创业的初心驱动,也和资本的支持有很大关系。沈鹏在之前的采访中称,自己离开美团,创业的消息被媒体曝光后,就陆续收到包括美团高管在内的多位投资人的投资。

2016 年 5 月份,在水滴筹上线前,水滴公司网络互助业务水滴互助就获得 5000 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IDG、真格基金等。

时隔一年后, 2017 年 8 月 30 日,水滴公司宣布完成A轮融资,A轮融资由A1 轮和A2 轮组成,总融资金额为1. 6 亿人民币。由腾讯、蓝驰创投联合领投,创新工场、高榕资本、IDG资本、美团点评、彤程公益基金会等机构跟投。

从媒体公开报道来看,水滴筹在 2019 年上半年连续完成B轮和C轮融资,总额近 16 亿元人民币。

去年末,境外媒体报道,水滴公司的整体估值已经超过 10 亿美元,据业内人士推测,水滴筹在互联网大病筹款领域的市场占有率是市场第二名的两倍左右。

第三、水滴公司开创了“以保养筹”的商业模式。

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不管创业之初是不是要马上盈利,但商业模式必须想清楚,否则即便后来有了流量,公司的成长性也不会很好。

前面讲到,水滴筹一经上线就实行“ 0 手续费”,其实不仅仅是背后有强大的资本支持,最核心的是,沈鹏在创业初期就想清楚了公司的商业模式——“以保养筹”,即通过水滴筹、水滴互助等业务对用户进行保险意识教育,然后用保险业务(水滴保险商城)变现。

沈鹏在后来接受采访时明确指出,水滴筹是公司社会责任板块,公司的商业板块是水滴保险保障事业部(水滴保险商城和水滴互助),主要承担公司的营收任务。

所以,一开始,水滴筹和行业同类公司相比,身上背负的任务并没有那么重,一门心思做社会责任,发展的更存粹,所以在短时间内建立了用户信任。

在“以保养筹”商业模式的支撑下,水滴筹业务不仅获得了快速发展,水滴公司旗下的水滴保险商城业务也突发猛进,该公司 2019 年保费突破 60 亿元,同比增长近600%,在互联网保险经纪这个细分领域和蚂蚁保险、微保成为国内互联网保险前三甲。

互联网巨头加入

如果把互联大病筹款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的话,上半场行业发展的主线就是水滴筹逆袭的过程,进入下半场,某些互联网巨头也看到了其中的机会,纷纷入局。

从 2019 年开始,除了 360 大张旗鼓的布局互联网大病筹款业务,包括BATJ、TMD、新浪、苏宁等巨头也都悄然开始了“筹款+互助+保险”的布局。

可以看出,虽然水滴筹目前已经占据了互联网大病筹款行业的头把交椅,水滴筹每月的筹款额几乎是整个行业的总和,但面对后来者,水滴筹也不能掉以轻心。

作为“后浪”的水滴筹,要持续保护行业领先地位,既要有逆袭的路径,也要有守城的方法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